又一“花中变色龙”朝白暮紫果实还能入药驱虫却被文人写诗讽刺“非君子”

原标题:又一“花中变色龙”,朝白暮紫,果实还能入药驱虫,却被文人写诗讽刺“非君子”

种一株在院子里、露台上,颜值比得过欧月,香气也不输风车茉莉,关键是花色一日三变迷人眼。

「一日三变」的 木芙蓉 ,早晨开放时还是白色或浅红,中午至下午就会变深红。

不过,今日不说这两种已经被人熟知的花,倒是想介绍介绍,正在花期,同为「花中变色龙」但不太为人熟知的使君子。

其实和木芙蓉有点类似,都是随着时间的推进逐渐变深。不过它属于黄昏时开花那一类。

因为花色多变,花期长,还是个爬墙高手,在南方,使君子常被作为花园观赏植物,种在庭院里、围墙边。

8月,使君子开始结果,果实长得非常有特色,圆柱状纺锤形,有明显的5条纵棱,壳内含有1粒种子。

可以把种子磨成粉,掺进米里做成粥喝;也可以把种子放炉火上烤,熟后剥开壳吃仁。

《本草纲目》对此略有记载,「俗传潘州郭使君,疗小儿多是独用此物,后医家因号为使君子也。」

摘了一些带回家,因采回的果实尚未干透,担心药物放久了会变质发霉,便将果实放在锅中炙炒。

郭使君拣出炒熟的四五枚给孙子吃。谁知道,第二天早晨孙子便后竟排出几条蛔虫。

结果未到一个时辰,孙儿开始打嗝、呕吐,郭使君忙用生姜、陈皮、甘草等药来解毒。

从此,郭使君凡遇到虫积、疳积的患儿,就酌量使用这种果实去医治,多获良效。

当然,这只是来由之一,民间说法还有很多,但不管怎样,使君子的确曾是去蛔虫的好药,对治疗小儿疳积、乳食停滞等都很有效。

清明食叶,是说清明时节,当地人会吃一些有食疗功效的叶子。比如用桑树嫩叶做桑椹粿,有生津止渴、清肝明目等作用。

而端午食药,食的就是「使君子」,将使君子砸碎,取核中的仁,煎鸡蛋给孩子吃,消除小儿疳积。

只是如此可入药可入眸的花,却少有文人赞咏。仅宋代佚名诗人写使君子的一首诗,还是首讽刺的诗。

诗中对名字的断句也做了更改,从「使君/子」变成了「使/君子」,也就有了新的解释。

我们都知道文人喜欢借草木抒情,还会加上个人好恶。尤其是对于攀援的藤本植物,一直都是冷漠、鄙视。

他们认为这类植物不自立,只能借高枝才能立足,再美都是肤浅没有风骨,不为人所欣赏。

作为藤本的使君子,自然也是 「花在院中开,锅从天上来」。那首佚名诗可不就是在讽刺,使君子「攀附竹篱茅舍,空有君子之名」嘛?

而且,生为藤本,使君子不能独立于空间,但它从未放弃任何一次机会,依旧努力向上,其实很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