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球厅美女员工遇害上身被胶带捆绑凶手逍遥法外9年

  2007年5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元宝山区,一家台球厅人声鼎沸,店里充满了顾客赢钱时的欢呼声和输钱后的骂声。

  滕小美时,该台球厅工作人员19岁,是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人。

  一张活泼开朗漂亮的脸,台球店老板在面试中和她聊了几句,马上拍了张照片让她第二天就能上班。

  在这里请注意。 这个台球厅其实分为内外两个房间。 外面的房间是体面的台球厅,放着两台台球桌。 周围还放置了关于台球的设施和设备。

  不过里屋是老板特意设置的“游戏厅”,主要从事经营活动的是赌博,而里面的游戏机也以赌博为主要业务。

  所以,这个台球其实表面上看起来没这么简单。 外面的房子是用来遮住别人的眼睛的。 小美平时只在里屋的游戏厅工作。

  原来游戏中心晚上有两个工作人员在上班。 除了核桃以外,还有一个叫吴明的员工。 只是,这几天晚上,吴明去隔壁朋友的麻将店帮忙了。

  直到2007年5月16日早晨,吴明打开台球厅的卷门,来到台球厅二楼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吴明颤抖着拨打报警电话,赤峰市元宝山区分局刑警大队赶到现场,对死者的惨状感到震惊。

  受害者上半身被胶布牢牢地包裹在里层和外层三层,死者周围没有血迹,下半身大腿内侧有脚印,穿着长裤,但没有内衣。

  事发现场有明显的打扫痕迹,窗台和地板也被拖走,搜救哥哥的线索也基本消失,剩下的几滴血迹被检测出来的结果也是死者的。

  犯人明显反搜查意识很强,作案后也非常冷静,思维缜密,对现场进行了彻底的打扫。 警方没想到这个悬案已经悬而未决9年多了。

  从小就听话懂事,为了了解家人的辛苦和忙碌,她早早辍学,选择进城打工赚钱,为年老的父母分配生活压力。

  滕先生遇害的前一天,也就是2007年5月14日傍晚,滕先生还平静地给家人打了电话。 当时滕先生夫妇还在做农活,接到女儿的电话后马上聚在一起高兴地聊天。

  但是,他们没想到这是和女儿的最后一个电话。 得知女儿去世的滕小美一家心痛得不得了。 我决定马上在镇上找一下那个台球厅。

  台球店老板叫包,包的逃跑确实吸引了警察的目光。 因为从事发现场来看,只有熟悉台球的人才能知道的可疑的人有几个。

  例如,员工吴明晾在楼上晾衣绳上的员工三件衣服和滕小美收银台里的两个包不见了。

  更奇怪的是,收银台下有三千元现金也不飞走,还剩下一万元没拿走。 犯人不是为了寻找财物而丧命的吗?

  大胆推测一下犯人拿走员工的衣服是为了伪装。 但现场没有翻覆的痕迹,显然凶手目标明确,熟悉台球厅的布局。

  犯人这样可以很好地找到工作人员晾在二楼的衣服,用完之后,把它和两个挎包掉在后面的枯井里。 很明显凶手是台球房的常客,或者是台球房的人。

  但警方辗转反侧,联系了包氏的哥哥,如果包氏这起凶案与他无关,请尽快回内蒙古说明情况。 否则,只会加深自己的嫌疑。

  但是,结果不理想。 虽然在包里随身携带的一捆现金中发现了血迹等污渍,但是DNA比对的结果与死者的不一致。

  最终,包老板体重180多公斤,员工吴明体重只有130多公斤,穿不上吴明的衣服。

  包先生担心自己的这家台球店被发现戴着羊头卖狗肉,会卷入非法经营赌博,当天就收拾好行李开车跑。

  而当时小腾的父母因为痛失爱女,想要一个说法,包某不敢面对,瞒着媳妇二话不说就跑了。

  面对滕先生的父母,警方的心理压力其实也很大,近几个月线索又中断了,但滕先生夫妇不时到派出所询问案情进展。

  而且,他们没有想到这个事件9年都没能找到线事件的真凶自由了,成了元宝山区警察局的刑警心。

  科学技术进步,线年,公安机关上级部门要求清理悬案,一定要利用科技手段重新梳理悬案线索和案件信息。

  此时的公安机关已经建立了全国联网的数据库。 515台球厅19岁女孩遇害一案似乎又有了新的转机。

  2016年4月16日,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元宝山区民警在当年犯罪现场遗留的小胶布中再次检测到DNA。

  经过DNA鉴定,警方很快锁定了辽宁人刘晨。 根据数据库的DNA比对,他是当时在犯罪工具上留下生物痕迹的嫌疑人。

  刘晨也曾被警察怀疑过。 不仅因为他和其他三个人一起离开了台球室,而且是有包的台球室的常客。

  那年刘晨生活窘迫,输给了一切积蓄到这间台球厅,经济情况非常窘迫,从动机上来说确实很可疑。

  但是当年审讯的时候,刘晨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他说自己虽然案发当晚去过台球厅但是十点多就离开了,去了隔壁的麻将馆,还有人证证明。

  这是怎么回事?刘晨如果真的是凶手的话他是怎么做到的?案发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发电厂的工作十分稳定且体面,收入也还不错,不仅可以养活自己,还能时不时地寄点钱回去给老家的父母。

  这在2007年对于出社会不久的人来说确实是不错的工作了,因为工作稳定,很快就有人给刘晨介绍了一个女朋友。

  刘晨其实有一个毛病,就是说话结巴,因为这个原因,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找不到女孩子和他谈恋爱。

  幸亏发电厂的工作,再加上媒人一通胡吹,刘晨幸运地结识了后来地女友。当时两人的感情十分的要好,都已经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就在这时刘晨迷上了赌博,女友曾一度劝他不能沉迷于赌博,否则会家破人亡,话说得重时,女友还曾以分手威胁。

  刘晨表面上答应了,但是又偷偷地去了包某名为台球厅,实为赌博游戏厅的店里赌博。

  赌瘾越来越大的他,已经把家底都输光了,发电厂单位的人从蛛丝马迹中得知刘晨沉迷赌博,,就将他辞退了。

  此时刘晨已经没有了收入来源,但他还是没有就此收手,反而还动了拿女友的积蓄去赌博的念头。

  他以要赌赢几次就可以凑够结婚的钱骗取了赌资,但又是血本无归,一事无成的刘晨脾气越来越大。

  有一次女友还在打电话,刘晨突然不知道发什么脾气,冲过去把手机给摔了。刘晨的女友觉得这个男人已经没有希望了,于是果断选择了分手。

  因为赌博而失去了事业和爱情的刘晨,认为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他再次沉浸在了赌场中。

  2007年5月15日晚,此时刘晨已经连输了好几场,裤袋里已经一个子都没有了。

  于是刘晨来到了前台和包老板交谈起来,谄媚地说自己既然是熟客,不如先借点钱给他,赢了立马还。

  包老板当时看到衣着朴素的刘晨当即表示绝对不可以,言语间不仅用外地人嘲讽了一下刘晨,还对要借钱给他赌博的想法嗤之以鼻。

  刘晨觉得自己被羞辱了,起了报复这间台球厅的心,而且当时和女友感情破裂的他想着要是把结婚的钱凑够了,就能挽回女友。

  当时刘晨是在里屋的游戏厅赌博,借钱被拒后的他窘迫且渴望报复,于是刘晨动了要抢劫的念头。

  他先到隔壁的麻将馆转了几圈,甚至提前想到警方会找他问话,于是他找到麻将馆的老板闲聊了几句,加深老板对自己的印象。

  然后刘晨继续回到了游戏厅,虽然看似是在看别人打游戏,实则是在偷偷观察台球厅里的一切。

  决心拿钱的刘晨计划非常周密,虽然他是熟客,对台球厅已经很熟悉,但他还是细心地留意店里布局。

  然后刘晨转身离开了游戏厅,大家都以为他已经出去了,但是刘晨其实躲在了外屋的台球厅的桌子底下。

  或许大家会疑惑台球桌底下应该很容易被发现,但其实不是这样的,包老板这家台球厅的所有客人都聚集在了里屋的游戏厅。

  尤其是晚上,外屋的台球厅空无一人,包某为了省电,还把外面的灯给关了,看起来漆黑一片,只有外面烧烤摊传来一些微弱的灯光。

  刘晨就这样在台球桌底下多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整个过程他一直才思考自己要怎么才能得手,要怎么才能顺利劫到钱。

  此时进进出出的游戏厅客人根本注意不到有个大活人藏在了台球桌的底下。知道最后几位客人走出了台球厅,店里的员工腾小美拉下来卷闸门。

  听到卷闸门被拉下的声音后刘晨蓄势待发,他知道,这几天台球厅只有腾小美一个女员工……

  当时刘晨开始还没想过要取人性命,他只想拿回自己地赌资,于是刘晨耐心地等到腾小美上二楼熄灯休息之后才动身。

  没想到楼上的小美也还没睡着,她原本对声音就比较敏感,一开始听到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已经非常害怕了,小美再次听到响声之后决定下楼去看看。

  没想到她一出来就看到了刘晨。小美对这个台球厅的熟客很熟悉,是个结巴的外地人。

  刘晨还是没想着要取人性命,“给我两个钱,我吃住的钱都交代在这里了。”腾小美当然不可能同意,自己只是一个员工,怎么能拿老板的钱还顾客。

  而且这是赌资,哪有赢了钱就连本带利全部拿走,输了钱就把赌资拿回去的道理。

  于是腾小美转身去在店里找钥匙,期间腾小美还讥讽了一句刘晨:“说话磕磕巴巴的,还来偷钱来了。”

  遭受了奚落的刘晨被点燃了怒火,盛怒之下他威胁腾小美自己不打算走了,必须交出自己今天输掉的钱。

  腾小美大声呼喊了一声救命,外面不远处就是烧烤摊,还有嘈杂的吵闹声,没有人听到小美德呼救。

  但是刘晨害怕会被人听到,于是拿来胶带先疯狂地封住腾小美的嘴巴,由于腾小美一直在反抗,又继续捆住双手……

  等到刘晨意识到自己在杀人时,腾小美已经没有反应了,他径直去了收银台拿了三千块钱,慌乱之中没有发现下面还有一万元。

  原本就想这么离开的刘晨觉得不能就这么走了,他又拿了吴明的三件衣服将现场抹了一遍自己碰过的地方,然后又将地板给拖了。

  九年的515悬案终于告破。在警方摆出证据时,刘晨崩溃大哭:“终于找到我身上了,我这罪可没少遭,我再也不跑了,我啥都说!”

  这九年来,其实刘晨一直在遭受良心的折磨,他不敢在任何一个城市久留,回家也不敢超过十天。

  赌博毁了他的一切,他没有了稳定的工作和正常收入,每天晚上临睡前还要一遍遍地重复自己杀人时的疯狂画面,直至被噩梦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