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墓和旋转木马》:惊悚哥特风的掩盖下藏着让人泪目的父爱

人们常说父爱如山,是说父爱深沉厚重,静默无语。《坟墓和旋转木马》这部短片,以独到的视角来表达父爱,让人感动。故事中的父亲是个挖墓人,为了守护儿子,他在墓地园陵建起了游乐场,陪着儿子开心地玩耍。晨曦初现的时候,挖墓人父亲抱着熟睡的儿子回到墓地,我们才发现,这个儿子早已经死掉,挖墓人的父亲只是在跟他的鬼魂玩耍,瞬间让人飙泪。

这部短小精悍的电影由ISART Digital出品,ISART Digital是一所国际性的学校,在巴黎和蒙特利尔均设有校区。该学校以游戏设计著称,以轮换教学为主要特色。轮换教学指的就是课程和工作轮流安排,各持续一周,这种策略利于学生理论联系实际,也不用为工作而担忧,所以,很多学生的作品在世界领域都获奖无数。

这部《坟墓和旋转木马》就出自学生之手,其创意和表现让人惊艳。下面,我就将从表现形式,独特创意以及细节表现等方面,来深度解析下这部微电影的独特魅力。

这个温情的、和死亡相关的故事,非常适合用哥特风来演绎。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哥特象征的黑暗、死亡跟电影情节相契合。电影讲述的是挖墓人的父亲,为了守护死去的儿子,在墓地里面为他建造游乐场,陪他玩耍的故事。这个涉及死亡的故事,用有暗黑属性的哥特风来演绎,更利于表达死亡带来的黑暗、阴郁。

电影里面有许多哥特元素渲染了这种阴郁、肃穆的氛围。电影刚开始,大胡子的父亲在墓地里劳作,漆黑的夜晚,幽暗的墓地,自带哥特属性。小男孩虽然很可爱,但有浓重的黑眼圈,乍一看,有点像僵尸,这个细节为后文小男孩的死埋下伏笔。

其次,哥特风虽然以暗黑、阴郁而著称,但又不是绝对的阴暗,而是在黑暗中透着些微的光芒,在绝望中掺杂着希望。这种特质和电影传达的爱和温情非常吻合。

父亲给小男孩组建的游乐场,到处都弥漫着浓郁的哥特气息,独具想象力的保龄球,颇具节日氛围的南瓜灯,在玻璃瓶中游荡的小鱼……等等,尽管有点暗黑,但因为作为游戏道具出现,它们不那么让人害怕。

父亲推着推车,带小男孩在隧道里面穿过的那一段,诡异而又梦幻。阵阵乌鸦从隧道中飞起,还有一排白骨踏着节拍在跳舞……乌鸦、白骨等都是哥特电影常见的元素,但以这种戏谑、幽默的方式出现,没有让人觉得恐惧,反而有种兴奋、刺激的感觉。这些都呼应了故事的基调:温情,并带着淡淡的喜悦。

短片的名字《坟墓和旋转木马》具有强烈的对比性,坟墓和死亡、悲伤相关,而旋转木马是游乐场的设施,寓意着快乐、美好。单看这个名字,就足以激起人的好奇心。死亡是非常悲伤的事情,极力渲染死亡的阴郁、悲痛,虽然也能打动人心,但未必产生这么强烈的艺术效果。电影将坟墓和游乐场并列在一起,创意独特,夺人眼球。

以乐写哀,会让哀的表达加倍。我国古典诗词擅长以乐景写哀情,写物是人非,心情难过,说“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写国破家亡,社会动乱,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满眼都是美丽的景色,但是我就是快乐不起来。这个短片也是如此,以乐景来写哀情,让悲哀的气氛更浓,更打动人心。以极致的乐来表现极致的哀,在短片中体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电影的配乐始终很欢快,电影刚开始时,挖墓人父亲在墓地劳作,八音盒的音乐响起,伴随着有节奏的旋律,让人联想到旋转跳舞的小人,充满着轻快、浪漫的氛围,冲淡了墓地带来的阴暗和恐惧。

父亲建造好游乐场后,给小男孩带来惊喜。背景音乐响起来,风琴的声音悠扬,欢乐,敲击乐器节奏轻快,还带着点戏谑,将人物欢乐的心情烘托到极致。

小男孩坐在推车上,在隧道里面穿行时,背景音乐紧张刺激,同时也不乏欢快,连骷髅们都并排站立,敲打着乐器,略带夸张的背景音乐,不仅不让人害怕,还有点小兴奋。

整部电影的配乐都是欢乐,轻松的,这不仅和游乐场的氛围很吻合,还和死亡的真相形成对比,形成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电影前半部分的情节都很欢快。小男孩看到游乐场上空的烟花绽放,想出去玩。大胡子父亲恰好捡到一张游乐园的宣传单页,于是灵机一动,给小男孩建造了一个游乐场。blingbling闪烁的南瓜灯,以及各种道具,都让人心情愉快。

大胡子父亲带着小男孩玩保龄球,钓鱼,坐旋转马车,还有过山车等,这些都是现实生活中普通的场景,看起来都很欢乐美好,但所有这些都只是在做铺垫,在蓄势。

直到电影最后,晨曦初现,父亲抱着熟睡的儿子回到陵墓,儿子化为鬼魂入土,紧接着镜头转到墓碑上,我们才发现,原来小男孩已经死去了。这个时候,电影前半段蓄起来的感情洪流才一泻千里,奔涌不息,情绪渲染达到极致,前面的乐都是为了表现后面的哀,观众也被深深打动。

父亲给人的感觉比较有距离感,影片当中对于父爱的处理,细腻温情,恰到好处。有几个小细节,表达了父亲对儿子的爱。

小男孩看到远处游乐场上空绽放的烟花,“哇哦”地惊叹一声,想让父亲带他去玩。大胡子父亲拒绝了,小男孩不开心,父亲讨好似地哄他开心,一个不善表达感情的父亲形象如在眼前。后来,父亲从游乐场宣传单页上得到灵感,给小男孩建造了一个游乐场,表达的含义是:为了孩子,父亲几乎可以无所不能。

还有个小细节让人莞尔。父亲为儿子建造起游乐场后,递给小男孩一个弹珠,让他去打保龄球,结果小男孩没有打中。父亲就趁小男孩不注意,轻轻踢了下他搭建的球台,所有的保龄球都倒下来了,父亲假装是小男孩的功劳,鼓起掌来。为了哄小男孩开心,真是各种手段用尽。

在故事最后,伟岸的父亲抱着儿子,回到墓园,把孩子放回到他的坟墓里。在小木屋的信箱里,他又发现了一张传单,传单上有个骷髅在演奏音乐,大胡子父亲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露出会心的微笑。大概是想到了个好点子,晚上又可以陪儿子玩了。这一幕让人忍不住眼眶湿润。

对于大胡子父亲,整部电影没有过度渲染,只是通过各种细节来刻画他。儿子死去,他可能不会像母亲那样,号啕大哭,但这并不表示,他对孩子的爱就少于母亲。他的刻意讨好,他的默默陪伴,以及为了孩子亲手建造游乐场,都是他爱的表达。

这部短片虽然只有短短7分钟,却催人泪下。哥特风的表现方式,完美契合电影的情节和主题。以乐景写哀情的方式,将悲伤的情绪渲染到极致,拥有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而许多细节刻画,而将父亲深沉的爱表现得淋漓尽致。可以说,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短片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