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国少体校里来了位81岁“老顽童” 球缘

  7月初,西安市遭遇了一小波疫情,全市实行了严格的管控措施,陕西省青少年体校为此给学员们放了一个星期的假。这让刚刚进入体校训练了半个月的新学员胡志国感觉有点遗憾,气温逼近40摄氏度的天气里,他还是每天坚持到公园里打上一个上午的球,毕竟,如果没有乒乓球,这一天就是不完整的。

  退休工程师胡志国是6月13日开始在少体校乒乓球队正式训练的,那一天体校特意派了辆车把这位特殊的学员接了过来——当然不是每一位学员都有这样的待遇,但胡志国已经81岁了。耄耋老人进入少体校训练,这事在全国也没有先例,体校领导为胡志国的精神所感动,免除了他的一切费用;胡志国也写下保证书,承诺在训练期间以及往返途中若出现意外,体校不承担任何责任。胡志国坐了那一次小轿车后,就婉拒了体校的好意,每天骑着电动车去训练,他不愿意给体校添麻烦,“体校帮我圆了几十年的梦想,已经万分感激”。

  进入体校进行专业的学习和训练,是胡志国儿时的梦想。胡志国出生在上海,成长在广州,小时候的他酷爱体育,足篮乒羽样样在行。7岁的时候,胡志国就在工人文化馆里拿着光板乒乓球拍和大人打,没有人系统地教过他,他看着别人哪个动作好,自己就琢磨加模仿,也打得有模有样。小学的体育老师看胡志国球打得不错,想保送他到体校学习,但小小的胡志国已经懂得考虑父母的难处,“母亲身体不好没有工作,父亲一个人上班要养活一家七口,家庭负担挺重的”。胡志国婉拒了老师的好意,初中毕业后就远离家乡去了西安航空技术学校学习,“这所学校是免学费的,每个月还发两块钱零花钱”。

  在西安上学期间,胡志国一直活跃在乒乓球校队,为学校取得过不错的成绩。后来他留校工作过;应征入伍到新疆军区当过兵;转业后又成为西北工业大学的一名教职工。无论走到哪里,他都凭借着乒乓球的一技之长代表自己的单位征战赛场。

  2017年,在被西北工业大学返聘了16年之久后,学校同意了胡志国回家休息的请求。“卸了甲”的老人没有“归田”,更多的空闲时间让他对乒乓球的热情升了温。胡志国开始每天泡在乒乓球台边,上午在公园里打,下午在球馆里打。在老球友的带动下,胡志国开始参加业余乒乓球赛事,还出资组队参加中国乒协主办的全国会员联赛,作为赛场上年龄最大的运动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9年胡志国获得了由中国乒协颁发的“业余健将”称号。

  在辗转参加业余比赛的过程中,胡志国发现了一件让自己有点“忿忿不平”的事——业余球圈的很多赛事都设置了70岁的参赛年龄上限。“也就是说,像我这样年纪的球友再没办法参加比赛了。事实上,大家身体依旧很矫健,球技也是天天操练着的,运动不是年轻人的专利。”胡志国不服老,他身边的很多球友也同样不服老。

  没有比赛干脆就自己办比赛!胡志国开始自掏腰包专门组织70岁以上老年人的乒乓球赛事,给老年球友们搭建起一个个交流切磋的平台。2020年的“重阳老年赛”、2022年的“庆三八、志国杯”巾帼乒乓赛都是胡志国出资举办的比赛。除此之外,胡志国还联合自己的老朋友向全国老年球友发起倡议,表达想参加比赛的意愿。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如今不少业余比赛中已经增设了70岁以上组。不过胡志国还盼着业余乒乓圈能够给老年人更多的机会,“虽然在70岁以上组比赛我仍有获胜信心,但如果能细分出80岁以上组,比赛会更公平更合理”。

  今年六一前夕,一直在不遗余力推广业余乒乓球运动的胡志国又出手了。这一次,他出资举办了一场老少同台乒乓球友谊赛,对阵双方是陕西省老乒委的老年乒乓球爱好者和陕西省青少年体校的学员们。老年人学习青年人的先进技术,青年人学习老年人的顽强精神,这是胡志国举办比赛的初衷。比赛中,胡志国不仅披挂上阵,还自费为参赛的每一名运动员制作了纪念奖牌和奖杯,又另外给每一位体校的小学员包了百元红包当作六一礼物。比赛的结果自不必说,老年队虽然经验丰富,但孩子们毕竟是科班出身敢打敢拼,占据了绝对优势。老年队虽然“输得惨”,但看着孩子们把国球发扬光大,胡志国和老球友们都乐在其中。

  这场老少同乐的比赛打完,胡志国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有没有可能自己也加入到这些孩子们的队伍,去体校里接受专业的训练,圆了儿时的梦想呢?胡志国于是找到了陕西省青少年体校的退休老校长李工。同为81岁的老人,李工校长非常支持胡志国的想法,他和体校现任校长张清华合力促成了胡志国的“入学”。这位81岁的新学员将和体校里的孩子们一起训练一年时间。

  6月13日是胡志国进入体校训练的第一天,一走进体校大门,他的心里就涌上一股无法言说的激动和快乐。短暂的兴奋过后,胡志国很快收拾心情加入了小队友们的行列。每天骑着电动车早早来到训练馆,跑步热身、挥拍击球、拉伸肌肉……所有的流程都和孩子们一样,胡志国没给自己留下丝毫特殊化的余地。当然,胡志国几十年坚持锻炼的身体也让他看起来根本不像是80多岁的老人,能蹦能跳,能飞奔救球,球友们叫他“老小伙子”,体校的孩子们也喜欢这位爷爷辈的队友,总是耐心地教给他一些技术动作。

  胡志国的微信昵称是“老顽童”,他的开朗性格也确实符合这样的“人设”,在体校里他和年轻的教练与小学员们相处得都很融洽。“和孩子们一起训练,我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少年时代。虽然我们的年龄相差了60多岁,但他们都是我乒乓球课堂上的老师。我的体力没问题,而且越练越有精神,越有兴趣,只是一些技术动作还难以掌握,脑子里知道要怎么改,但出手还是以前的老动作,不尽如人意,需要时间去调整。这是我人生的新起点,我也会从零开始学习,好好珍惜这么难得的机会。”

  胡志国很感恩周围的人都全心全力地支持自己打球,除了为他提供宝贵机会的体校校长和带他训练的杨教练、李教练,每次出门比赛的时候,女儿也都会贴心地给他买好机票。“我把自己的退休工资都节省下来办比赛,孩子们也都理解,毕竟我把身体练好了,还省下了求医问药的钱,这笔账划算得很。”胡志国不光是在球场上总是为他人着想,还早就签署了遗体捐赠同意书,“活着要为大家、为社会做贡献,死后也要为有需要的人再尽一份力”。

  采访的最后,胡志国开心地告诉记者,“为期一周的‘假期’就要结束了,明天体校就要恢复训练了”,一字一句里都是摩拳擦掌的热情。81岁终于圆了体校梦,那么还有什么梦想没有实现呢?“当然有了,我还有更大的理想!”胡志国很认真地说:“等我在体校里练好了先进的技术,要去参加世界元老赛。别看我老了,但我的目标是走向世界,要让外国人看看咱们中国老年人的精气神!”